• 今日观察:关注社会民生热点话题
首页 > 健康生活 > 正文

“汉匈和亲”后 匈奴还对汉朝边境进行骚扰的真相
2019-09-30 18:21:22   来源:   评论:0 点击:

  网友观点:汉匈和亲国策并没有失效,恰恰相反,很成功,最起码和亲期间汉匈官方并没有发生大规模战争,民间劫掠对汉朝影响有限,想想看
  网友观点:汉匈和亲国策并没有失效,恰恰相反,很成功,最起码和亲期间汉匈官方并没有发生大规模战争,民间劫掠对汉朝影响有限,想想看,假如每年匈奴出兵十万对汉朝发动大规模进攻会是什么样子?后来汉武帝进攻匈奴就是这种情况的写照,两败俱伤。

  每当提起汉朝与匈奴的“汉匈和亲”,我们首先会想到一个人——王昭君。

  汉元帝竟宁元年(前33年),王昭君作为大汉天子的干闺女远嫁匈奴,被匈奴单于封为“宁胡阏氏”(阏氏,音焉支,意思是“王后”),象征她将给匈奴带来和平、安宁和兴旺。

  图王昭君画像

  从此,昭君出塞的故事和她那一首《怨词》,在民间被传颂了两千年。

  秋木萋萋,其叶萎黄,有鸟处山,集于苞桑。

  养育毛羽,形容生光,既得行云,上游曲房。

  离宫绝旷,身体摧藏,志念没沉,不得颉颃。

  虽得委禽,心有徊惶,我独伊何,来往变常。

  翩翩之燕,远集西羌,高山峨峨,河水泱泱。

  父兮母兮,进阻且长,呜呼哀哉!忧心恻伤。

  ——王昭君《怨词》

  其实,汉朝历史上作为政治筹码而嫁给匈奴单于的公主,又何止王昭君一个人?数不清的真公主、假公主,因为这“汉匈和亲”的政策,而坠入胡尘。

  “汉匈和亲”政策的由来

  汉朝自立国以来,最大的敌人便是北方的匈奴。高祖刘邦建国初期,大汉还处于穷困潦倒、百废待新的阶段。面对匈奴不断南下“打谷草”,汉高祖刘邦忍无可忍,最开始采取的是以蛮制蛮的策略,想以武力解决边疆问题。

  公元前200年秋,平城之战爆发(平城在今山西省大同附近)。刘邦的北上大军先后击败韩王信和匈奴左右贤王的几支人马,刘邦率领先头骑兵部队进入平城。也许是因为初战告捷,刘邦显得有些麻痹大意,不等大批步兵赶到平城,他就马不停蹄地率领骑兵向北追击。结果迎头遇到了冒顿率领的匈奴主力大军,被团团包围在白登山上。刘邦被困在山上七天七夜,最后才惊险脱身。

  图 匈奴冒顿单于

  “汉匈和亲”是汉初高祖刘邦经历“白登之围”后,认识到大汉的实力不如匈奴,痛定思痛,采取的一套怀柔之术。就是通过送公主和亲和财物利诱,满足匈奴的欲壑,实现了和平共处的一项外交政策。

  “汉匈和亲”执行的效果怎么样?

  汉朝采取的这种“给人给物”的外交策略,是慑于匈奴骑兵强大实力的理性选择。刚刚结束了秦末的大乱,汉朝初年的国力,还无法与统一草原的匈奴抗衡。而匈奴在冒顿单于时期实力极强,他趁秦末中原大乱,先后击东胡,逐月氏,其统治区域东起辽河流域,西到葱岭(今帕米尔高原一带),北抵贝加尔湖,南接长城与汉朝分庭抗礼。

  图 公元前200年西汉与匈奴疆域图

  从此,汉高祖开始的和亲献贡政策,成了汉朝初期的惯例。每当在汉朝和匈奴出现统治者变更的时候,就会有一位汉朝公主被送到匈奴和亲,以确保两个大国之间的盟约继续有效。在汉惠帝继位不久,第二个和亲公主就在公元前192年送到冒顿那里,汉文帝和汉景帝也都延续了这一政策。

  对于“汉匈和亲”的政策,大汉朝一直认真地执行,但是,实际的效果是怎么样呢?

  汉朝将公主以及大量的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往匈奴的龙庭(匈奴单于所在地),以为能够换来边境的和平。但是,大汉的北部边境,依然时不时地受到匈奴的人南下“打谷草”的骚扰。

  大把的钱花出去了,却买不来和平。这让汉朝统治者出奇的愤怒,认为野蛮的匈奴人未开化,背信弃义,而且贪得无厌。

  图 被汉人认为不开化”的匈奴

  当然,这些评价都是站在汉朝的视角。如果站在匈奴单于的视角看,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汉匈和亲”失效的问题真的是匈奴人贪得无厌这样吗?

  面对“汉匈和亲”失效的问题,匈奴单于其实是有“难言之隐”

  我们与其去指责匈奴单于和其部下的人品、道德,不如深入地了解一下匈奴这个草原帝国的国情。弄明白草原帝国的统治逻辑,我们就能够找出和亲失效的原因了。

  匈奴人所管辖的土地是一片地广人稀的草原,由于草原的气候原因,并不适合像汉朝那样,发展以耕种为主的农业生产。草原的优点就是草多,所以适合发展以游牧为主的畜牧业。

  畜牧业主要是放养马、牛、羊等牲畜,但是牲畜太能吃草了,一片草场无法供给牲畜所需要的草料,吃光后就必须去寻找新的草场。这样有规律地游牧,一方面保证了牲畜的活力和草料,另一方面也维护了广阔草原的生态环境。草原上的民族必须得不断地四处迁徙,游牧民族的“游”字,就是这样来的。

  图 草原的牧场

  因此,游牧的生产方式,决定了匈奴的社会形态、国家治理方式,会和华夏区域的大汉截然不同。

  草原的治理方式是什么样的?从草原上最微观的结构——家庭,我们就可以理解匈奴帝国政治结构的由来。

  在草原游牧民中,一个大家庭往往由数代有着血缘关系的男性亲属组成,并由辈分高的家庭的年长男性所领导。男性在成年结婚后,一般会向大家长索要一些牲畜,作为自己的财产,也是自己养活家庭的工具。不过他并不会远离自己的父辈和兄弟们,而是仍然和大家一起生活,放牧牛羊。因为对一个独立的家庭来说,理想状况是男人管理畜群,女人管理蒙古包,但是在草原艰苦的自然环境中,一个家庭是很难完全自食其力的,需要更多的家庭通力配合。

  于是,有血缘关系的许多家庭组成大家庭,共同放牧大家的畜群,以及协力完成其他事情。许多邻近的大家庭就构成了一个草原部落,战争时这个部落就成为了一支小规模的军队。

  地广人稀的草原帝国,其实就是由这样的一个个以家庭为单位的族群构成的。大大小小的族群不断地迁徙、放牧,他们认同单于是自己的最高首领,但单于无法直接控制某一个小的族群,他需要通过控制某个大的王,间接控制小的王,把自己的命令一层层传下去,最后抵达一个具体的族群。而且,由于游牧经济的特殊性,不论是单于的龙庭,还是大小王的营地或者某个族群的营地,总是在不断的迁移之中。

  图 游牧民族会定期迁徙

  因此,冒顿单于为了管理这以辽阔的草原为主体的国土,将匈奴的疆域拆分为东、中、西三个大的部分进行管理。

  中央是龙庭,也就是单于庭,由单于自己直辖。东西两边分别是左贤王和右贤王管理的区域。单于庭南边对着汉朝的代郡和云中郡。左贤王庭是匈奴的东部地方政府,统治区域东接濊貊和朝鲜,南界接汉朝的上谷郡。右贤王庭属于匈奴的西部地方政府,管辖区域南到汉朝的上郡,西部直抵月氏和氐、羌各部落。

  图 公元前124年汉武帝击匈奴前版图

  按照匈奴传统习俗,通常单于以下以左贤王的地位最尊贵。左贤王不一定都能成为单于,他只是单于的第一顺位人,也就是说相对于同为单于兄弟或子孙、具有继承权的右贤王和左右谷蠡王而言,左贤王成为单于的可能性最大。

  这种单于居中,左右贤王“两翼齐飞”的制度可能在冒顿时代之前就在草原上施行了,范围则可大可小,一直被此后的各个草原政权采用,管辖广袤的草原和各部落。

  从匈奴的管理制度我们可以发现,草原帝国的重大秘密,即它们并不是铁板一块,实际上都是松散的部落联合体。“汉匈和亲”的失效,其实大汉是错怪他们了,表面看上是匈奴单于背信弃义,其实背后隐藏着匈奴单于不愿让汉人知道的秘密:那就是,远离龙庭的草原部落侵犯汉朝边境的问题,他管不了。

  草原与农耕帝国不同的财政来源,决定了不同的权力结构

  前文说过,草原上的大小部落都在四季中不断地迁徙,包括单于所在的龙庭,位置也是不断变化的。所以汉朝派去和匈奴联系的使者抱怨:这龙庭怎么没准地方啊,老是换。汉朝人也很困惑,匈奴这国家连国都没准地方。这是什么国家啊?

  单于和龙庭都在不断地迁徙移动,更何况小的草原部落了。所以,很多时候,单于真的不清楚某个族群当前具体在哪里,他们在干什么。匈奴全国人民都再移动,这对于统治者来说就不好办了。

  图 匈奴单于所在,就是龙庭所在

  怎么不好办?都是游民,不好管理,也没法收税啊。农耕帝国的人都是依附于土地去谋生,离开了土地就活不了。所以古代中原王朝能够实行郡县制的官僚体系,然后建立户籍制度。人只要一固定,赋税和劳役就好办了。但是,在草原上这一套可玩不转,你今天跟他说收税,明天肯定就找不着人了。草原那么大,收那点税还不够追他的成本呢。

  那么,既然匈奴单于没法收税,怎么维系草原帝国的统治呢?

  答案很简单,草原上的单于不收税,他们对草原的统治,靠收买。你看,不仅不向各个部落伸手要钱,反而要分给他们钱。

  单于的钱从哪儿来啊?有两种途径:

  一、跟农耕民族进行以物易物的贸易;

  二、从长城的南边,农耕民族那里抢。

  冒顿时期,匈奴基本控制了西域,完全垄断了汉朝与西域之间的交通路线。西域诸国乃至中亚的安息都喜欢汉朝的丝绸、茶叶、瓷器等,但由于交通路线为匈奴所阻,不能直接与汉朝进行交易,所以就只得依赖匈奴做中间人。如此一来,匈奴这个“中间商”,可谓是赚足了差价。因此,有了安全稳定的收入来源,匈奴人就没必要冒着风险去南下“打谷草”了。

  图 边塞贸易

  所以,匈奴单于要维系庞大而松散的草原部落联合体,除了自己部落有足够强大的军事实力,可以镇得住场子外,更为重要的是,还要能给整个草原的各个部落带来经济利益,这才是草原帝国长治久安的关键。

  弄清楚匈奴帝国的权力结构,我们就知道汉朝的和亲献贡策略为什么屡屡失效了。

  “汉匈和亲”后,匈奴还对汉朝边境进行骚扰的真相

  汉朝送给匈奴龙庭的那些贡品,基本上由匈奴单于先分配给龙庭内部享用了,最多再分配给握有大权的左贤王庭和右贤王庭一些,再往下的那些小部落,根本分不到一杯羹。

  对那些小部落来说,生活本来就比龙庭要艰难很多,也需要华夏的物产来改善生活。他们当然可以通过关市来交易,不过部落较小的时候,本身资源有限,达成交易相对困难。再有个天灾人祸什么的,这些部落就只能铤而走险,拉起一队人马冲向南边抢东西,然后带着战利品逃回草原。需要强调的是,匈奴方面本来就有很多从汉朝投降过来的叛将、叛兵,他们对汉朝的边境情况更加了解,也更容易南下劫掠财物。

  图 匈奴来犯

  汉朝这边愤怒地骂匈奴人不守信用,而高高在上的匈奴单于,可能根本不清楚下面的小部落干了什么事情,即使单于知道有些小部落可能南下劫掠了,游牧帝国的松散特性让他们也不好管束,甚至懒得管束了,反正自己的龙庭定期能收到汉朝的贡品,能够笼络住与自己关系最紧密的那批部落首领,维持住大体上的场面就行了。

  因此,汉朝的贡品最多只是买到了来自匈奴王庭和主要族群的和平承诺,并不能杜绝边境上的侵扰行为。

  结语

  现在我们知道了,汉朝人指责匈奴单于“背信弃义”,其实是冤枉他了。可惜,当时汉朝上下很少有人看清这一点。汉武帝时期,汉朝攒够了战争的本钱,对匈奴发动了一次次的征伐。虽然卫青、霍去病取得了收复河套地区、控制河西走廊这样的成果。但汉武帝没有就此息战,而选择了几次倾尽全国之力,深入匈奴腹地的战争。

  结果我们都知道,由于北方草原太大了,游牧民族又善于迁徙,他们暂时避开了汉军的刀锋,等汉军无功而返后,找一块肥美的草原,就恢复生机了。因为草原的游牧生产方式,大汉无法在草原上建立郡县制的统治,汉军也不可能长期在草原驻军。没过几年,匈奴人就又卷土重来了。

  这事儿,我们“事后诸葛亮”来分析,对汉朝来说要彻底解决匈奴的北方威胁,最好的方案莫过于分化瓦解匈奴,用一个草原部落来制衡另一个草原部落,从而保障长城以南的王朝疆域内的长久和平。你暂时消灭了匈奴又能怎么样?匈奴没了,也还会有其他游牧民族部落崛起。

  可见,能够抛下我们已有的经验,去以不同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是多么的重要。换位思考,说起来容易,其实真正能做到并不容易。

  参考资料:

  《草原帝国》——勒内·格鲁塞 ,1998-5-1 商务印书馆出版

  《匈奴史稿》—— 陈序经 ,2007-8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本文为达文有话说原创作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权力是迷人心智的毒药:古代太子与皇帝既是父子又是天敌
下一篇:宝清县人民路延伸段正式通车 有效服务城市道路网格体系建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