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观察:关注社会民生热点话题
首页 > 房产公益 > 正文

河南新田置业违法占地暴力强拆 荥阳贾峪镇强征强拆新模式
2018-07-05 11:28:48   来源:   评论:0 点击:

  本文由牛光明编辑上传,来源凯迪社区 ,未经原作者授权,禁止转载。据《法制与生活》报道,6月21日凌晨,河南省荥阳市贾峪镇政府不顾...

   本文由牛光明编辑上传,来源凯迪社区 ,未经原作者授权,禁止转载。据《法制与生活》报道,6月21日凌晨,河南省荥阳市贾峪镇政府不顾中央三令五申严禁强征强拆禁令及河南省政府反对暴力、野蛮、强征、强拆的禁令,带领开发商河南新田置业有限公司20多名身穿黑色制服的保安和3台大型机械,突然对位于荥阳市贾峪镇邢村村民张长安经营十多年的养鸡场进行了强拆,并殴打驱赶养鸡场人员。

   图为:强拆正在进行中,钩机、铲车一起上阵,鸡场一座二层建筑(生产房屋)顿时倒塌。贾峪镇“新田城项目办公室”主任袁科峰和他带领的开发商河南新田置业有限公司的保安在一旁警戒,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图为:养鸡场生产房屋被强拆后的情景

  贾峪镇政府强征土地,手段恶劣

  据了解,1998年贾峪镇周垌村村民张长安与邢村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承包了位于贾峪邢村河南岸芦苇园土地10亩,后开垦荒地5亩,投资建立了一个万只鸡养殖场和果园。

  2014年6月中旬,开发商河南新田置业有限公司为建设“新田城”二期“住福”别墅项目,拟拆迁征用这块土地,曾对养鸡场及地上附属物进行了清查。当时养鸡场拥有生产房屋建筑917平方米,各类存栏鸡约17824只,另果园及林地共有树木2543棵。清查之后新田公司就销声匿迹,在长达4年的时间里从没有任何人找我们谈过拆迁事宜。

  2014年6月底,新田公司开始在养鸡场周边施工,他们为扩大项目土地面积,违法填河造地,堵塞了河道。以至在9月中旬贾峪地区连续降大雨,河道断流,大水冲刷引起新填起的高土台塌方,泥浆和积水淹没了鸡场房屋、鸡舍,造成了道路、水电、饲料中断,存栏鸡大量死亡,迫使养鸡场被迫停产,给养鸡场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张长安曾不断找新田公司解决问题,并向荥阳市、贾峪镇政府领导反映情况。

  然而,十分遗憾的是这件天灾人祸造成的灾情并没有得到开发商以及市委、政府领导的重视。以致新田公司更加肆无忌惮地进一步加大填河造地力度,将北岸河沿向南堆土延伸20多米,将河道以及养鸡场道路全部覆盖,直至养鸡场大门及围墙边,把养鸡场场区以及果园变成了“河道”(新田城拟打造的景观湖)的中心,遇雨便被淹。目前,鸡场已被开发商全部封死成为死岛、孤岛,无路、无电、无水,被迫停产长达4年之久,给养鸡场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和精神压力。

  由于荥阳市政府、贾峪镇政府与开发商河南新田置业有限公司的共同利益关系,市政府、镇政府领导对开发商的违法占地、损害百姓的行为不予理睬,任其发展。之后张长安拟起诉新田公司,镇领导进行了阻拦,说市、镇政府领导都知道了,等待新田公司拆迁这块土地时一并安排解决问题。

  今年四月初,荥阳市贾峪镇“新田城”的开发商“新田置业有限公司”,正式启动“新田城”内湖景观东段建设工程项目。贾峪镇政府下属机构“新田城项目协调办公室”主任袁科峰,代表贾峪镇政府和开发商新田公司拆迁负责人开始与张长安商谈养鸡场拆迁补偿的事宜。双方就养鸡场资产及地上附属物项目种类及数量进行了核对,双方没有异议。但在补偿标准依据等方面存在较大的分歧。

  贾峪镇政府领导为了压低对养鸡场赔偿金额,授意“协调办”领导在拆迁补偿谈判中弄虚作假,欺骗张家,他们拿出已经被郑州市政府废止的郑政文(2009)127号,“郑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国家建设征收集体土地青苗费和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来继续作为对养鸡场的补偿依据;他们歪曲事实,把鸡场因在4年前由于开发商违法填土造地,堵塞河道,封闭道路,导致养鸡场成为死地,无法生产被迫停业的情况,说成是“养鸡场已经荒废多年”不能按照正常经营鸡场的标准给予赔偿;他们对张家提供的根据国家法规及郑州市政府现行拆迁补偿标准以及依据置之不理。

  当张长安依据国家法规和事实情况据理力争后,镇政府领导竟然滥用职权,以“贾峪镇政府”的名义对张家采取了一系列践踏法律、滥用职权、丧失公理的手段进行强拆。

  1、贾峪镇政府指使邢村村委会强行解除土地承包合同。

  6月5日,邢村村委会领导突然通知张长安去谈拆迁事宜。他们说:贾峪镇政府给邢村村委会布置任务,要求邢村村委会立即解除1998年与张长安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养鸡场用地),由村委会按照1998年承包款的标准退回剩余年限的土地承包款(剩余10年),养鸡场房屋建筑及地上其他附属物自行撤除。张家当时就指出:镇政府在开发商和养鸡场正在进行拆迁补偿中,做出的这个决定是错误的,邢村单方面终止土地承包合同是违法的,不同意解除合同。

  村主任十分嚣张,再三表示说“我们村干部不懂法,镇领导交办的解除土地承包合同、拆除鸡场的任务我们一定要完成。你们不服气可以去法院起诉我们邢村村委会,我们奉陪。

  2、指使荥阳市国土局滥用职权,虚构违法占地行为,滥发处罚令。

  6月6日,张长安收到以荥阳市国土局的名义下达“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称被拆迁人“未取得合法手续擅自占用邢村土地建设”,责令5日内拆除违法占地的建

  筑物。逾期不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张长安找到荥阳市国土局有关领导,指出,目前镇政府正在与养鸡场商谈拆迁补偿事宜,这时你们下达所谓“违法通知”是不合适的,其结论“擅自占用邢村土地建设”与事实不符,况且养鸡场已经被开发商逼停了4年之久,不存在“停止违法行为”。

  3、贾峪镇政府弄虚作假,以国土局“违法通知”为借口,对养鸡场实施强拆。

  6月8日,贾峪镇政府继续与张家就拆迁补偿问题进行谈判。镇政府坚持要以已经废止的标准给张家进行补偿,理由是2014年政府已经按(2009)127号补偿标准对周边的被拆迁人进行了补偿,现在如按照新文件标准对张家补偿,其他人不好交代。张家说,郑州市政府(2014)142号文中有一条规定是“新文件发布之日起,老文件自行废止”,现在已是2018年了,应按照新文件给予补偿。贾峪镇协调办袁主任威逼张家说,现在距国土局给你们下达的处罚通知最后的期限还有二天,如果你们不认可政府提出的补偿数额办法,

  到时政府就采取强制措施。

  贾峪镇政府无视中央禁令,暴力强拆在继续

  6月21日凌晨,贾峪镇政府“新田城协调办公室”主任袁科峰带领二十多名河南新田置业有限公司身穿黑色制服的保安和一辆钩机、二辆铲车来到养鸡场强行推倒养鸡场建筑。

  张家立即找到袁科峰主任,让他拿出政府发的强拆公告或政府强拆文件再动手。袁主任说荥阳市国土局下达被拆迁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就是法律依据,不容分说下令铲车和钩机推倒了养鸡场生产房屋建筑。

  村民周立军要进养鸡场拿他存放在鸡场的物品,遭到保安的阻挡。周立军找到在现场指挥的袁主任理论,话不投机,立即被4个保安打翻在地,连跺他几脚,身上留下伤痕。村民小江拿手机对强拆现场拍照,手机立即被保安抢走,并强行删除拍照的内容。

  强拆结束后,110出警警官才来到现场查看和拍照。

  邢村村委会李超主任对张长安说,今天强拆是根据镇领导的安排进行的,村委会只是配合工作。张长安找到指挥这次强拆的袁科峰主任质问。袁主任说“今天强拆不是我安排的,我带人去现场只是为了维持现场的安全。”

  袁科峰身为政府干部当面说假话,在场的众多群众都可以证明袁科峰就是拆迁现场的指挥者。袁科峰表示,这次拆除养鸡场是邢村根据镇政府的要求进行的,邢村驻村的镇领导是何副镇长。

  贾峪镇政府对养鸡场强拆结束后,张家立即找到贾峪镇国土所所长,询问贾峪镇政府以国土局下达的两个“通知”为依据,这符合法律依据吗?所长称:今天的强拆行动他不知情,国土所没有参加。

  以上情况可以看出,贾峪镇政府无视国法,滥用职权,为了给开发商谋取不当利益,滥用职权,弄虚作假,违法对养鸡场实施强拆,

  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给党和人民政府抹黑,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法律人士观点:贾峪镇政府强征、强拆的行为是违法的

  《法制论坛》张先生表示:中央三令五申不得强征、强拆,河南省政府办公厅曾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房屋征收与拆迁行为的通知》,要求各地要依法依规严格规范房屋征收与补偿行为,严格征拆程序,杜绝违法强拆。坚决杜绝开发商参与拆迁。对征拆过程中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行为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中国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张律师认为:这个养鸡场已经进入拆迁程序,土地承包合同自然终止,进入征收土地的实施阶段。如何拆除地上物,如何补偿,如何腾地,均是政府与承包人之间的法律关系,与村委会无关,村委会也没有权力行使这些职权。

  《法制社区》刘先生认为:荥阳市国土局给张长安下达“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称被拆迁人“未取得合法手续擅自占用邢村土地建设”,责令5日内拆除违法占地的建筑物的做法不妥。

  刘先生认为,根据《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关于完善设施农用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之规定,养殖户在农用地上搭建涉农设施,是对家禽走兽等实施基本的管理。兴建农业设施占用农用地的,不需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也无需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张长安在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中已经注明土地用途为“养殖、种植”(在承包的土地上没有任何除养殖业以外的任何建筑),自1999年养鸡场建立多年来,国家没有硬性规定农村发展养殖业必须得到国土局的批准。荥阳市国土地局所谓“未取得合法手续擅自占用邢村土地建设”的结论与事实不符,没有法律依据。

  我们只需要政府按照现行规定给予合理的安排和补偿

  被拆迁人张长安是位60多岁的老汉,他身患糖尿病,常年在郑州市住院治疗。张长安向记者表示:我们的拆迁补偿要求是客观的,只是要求镇政府能够按照国家规定的拆迁补偿内容及郑州市政府现行的赔偿标准和鸡场的实际情况给予合理的安排和公平、公正的赔偿。

  荥阳市贾峪镇政府为了压低对被拆迁人的补偿金额,滥用职权,创造了一套“政府强征、强拆的荥阳模式”,引起全国法律界的高度关注。这个“荥阳模式”看起来冠冕堂皇、顺理成章,但它终究是以侵占百姓合法权益为目的,违反法律法规,侵占公民的合法权益,将极大的损害当地党和人民政府执政为民的形象。

  据了解,张家在被强拆后多次到贾峪镇政府和荥阳市政府找领导反映情况均被拒绝至门外。张家无奈只好依法维权,并逐级向各级党和政府部门反映,要求制止荥阳市贾峪镇政府的违法、害民行为。

相关热词搜索:新田 荥阳 贾峪镇

上一篇:商水县宏杨石料建材厂疯狂污染谁在幕后撑腰?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